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路驿站

简约时尚 品位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河南上访者杀死截访者 死者押送1次或挣200元~  

2014-03-01 07:21:38|  分类: 反腐倡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河南上访者杀死截访者 死者押送1次或挣200元
【超大 大 中 小】 【打印】
发布时间:2013-11-30 来源:黄河新闻网 类型:热点新闻订阅到帮看网
帮看网收藏频道:你的藏书室和阅览室!


河南上访者杀死截访者 死者押送1次或挣200元 - 遨游太空 - 遨游太空

 
2013年11月9日,巩进军(右一)和鹤壁籍的进京上访者在天安门广场合影。

河南上访者杀死截访者 死者押送1次或挣200元 - 遨游太空 - 遨游太空

 
王桃梅向南方周末记者指认当晚上访者和截访者所坐的位置。

多次被截访者强行送回原籍后,2013年11月15日,鹤壁进京上访者巩进军在被押送回原籍的高速路上,刺死刺伤截访者各一名。

上访者和截访者的“猫鼠游戏”终于酿成了命案。上访者们遭遇了什么,矛盾何以激化到这一步,谁该为截访者之死负责?

“优秀信访干部”

“最大限度避免了上访人员在京滞留聚集,努力消除和减少了不良影响,确保了北京不发生来自鹤壁的干扰”。

57岁的鹤壁上访户巩进军和其他三名上访者,被十多个20岁左右的截访者从北京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河南厅,强行架出来的时候,是在2013年11月14日晚9点许。

当时天色已晚,已经送上暖气的救济中心灯火通明,看上去仿似火车站的候车室。位于三楼的河南厅内的三十多位访民,三三两两地分布在15排不锈钢椅子上,或坐或躺。其中,巩进军刚脱下他的灰色~外套,他的老乡、资深访民王卫华正和其他访民交流上访经验。一群截访者上来,围住了他们。

坐在巩进军身后一排椅子上的郑州访民戴丽娟,当时正就着开水吃馒头。她目睹了巩进军等人被架走的整个过程。戴丽娟看巩进军在截访者的胳膊间拼命挣扎,脚上的新皮鞋在地板上不断蹬踹。新皮鞋,是巩进军留给戴丽娟的最后印象:“一看就是个城里人,很干净。”

多位在场的上访者向南方周末记者指认,当时带人架走巩进军的,是鹤壁市驻京办的信访负责人赵秀山。据鹤壁市政府网站显示,2013年上半年,鹤壁市被河南省联席会议办公室表彰为驻京信访先进集体,赵秀山也被表彰为驻京信访先进个人。“最大限度避免了上访人员在京滞留聚集,努力消除和减少了不良影响,确保了北京不发生来自鹤壁的干扰”。

在赵秀山让人强行把巩进军等塞进一辆金杯车并上了高速公路后,2013年11月15日凌晨两时许,巩进军突然爆发,用一把水果刀将坐在前排右侧的截访者,捅死在驶往鹤壁的车辆上。

巩进军因为拆迁的事情,来北京上访,已历时四年。2008年前后,鹤壁市政府开始大规模的旧城改造,巩进军家所在的山城区春雷路西二巷商业局家属院,在拆迁范围之内,~按照当时鹤壁市的政策,巩进军原来居住的平房可置换原址新建的2套商品房,但是,需额外缴纳12万元。这12万元,成了后来巩进军上访的缘由。“他认为,交这12万有点亏,有这些钱可以买套差不多的房子了。”一位和巩进军相熟多年的访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

这一次来北京上访,是在2013年11月9日,巩进军和几位同乡乘大巴车从鹤壁到了北京。后来的几天时间里,为了逃过鹤壁信访办的跟踪,巩进军和十多位同乡藏在北京火车南站的简易民房里。这里每天每人只需要20块钱,还不用登记身份证。

四年的上访,巩进军在一次次被截访者强行拉回鹤壁后,已经有了丰富的“反跟踪”经验。但他担心的,并非只有截访干部和他们手下的截访者。上访队伍已被分化,访民中甚至都有截访干部的“眼线”。为了防止访民中的“叛徒”告密,有时候他们只能露宿在大街上,以随时准备逃跑。

上访经历并非全部是灰色的。偶尔,他们也会以游客的身份,结伴去北京一些免费的旅游景点转转。这是他们仅有的快乐时光。11月9日上午,巩进军张罗来自鹤壁的“访友”一行11人去天安门广场玩。他们在~广场东侧合影留念。照片上的每一个人都流露着难以抑制的笑容。

事先张扬的刺杀

“今晚如果截访者再敢抬我、打我,我非要和他们拼命。”

2013年11月14日,经过多日的躲藏,就像前几次一样,他们被带到了府右街派出所。

登记过后,他们被接送访民的专线车送到了北京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的河南厅。当时,天色已晚。在这里,巩进军碰到了已经认识两三年的老乡访友王桃梅、贾素平、王卫华、程俊青四人。——这四个人中,除程俊青在截访干部到来前装病逃脱外,其余三人,将在三四个小时以后,被截访者押上前往鹤壁的金杯车。

王桃梅上访,是因为丈夫在2004年遭遇车祸身亡而至今警方未找到肇事车主;贾素平则是参与民间地下借贷,老板跑路后数万元借款无法追回;原在鹤壁某乡镇政府工作的程俊青上访是因甲亢病而被辞退,丢失国家公务员的身份;而王卫华因为和“访友”交流少,没人知道他上访的原因。

当晚6点,五个人在马家楼里每人都领到了2个拳头大的馒头、一根火腿肠、一包榨菜,这是马家楼免费发放给访民的晚餐。

据戴丽娟、王桃梅等人回忆,11月14日晚,赵秀山来过马家楼救济中心两次。第一次是当晚8点左右。当时赵秀山带着两个随从找到巩进军等人,劝他们离京回乡,遭到巩进军的拒绝。双方还发生了争执,巩进军说自己的事情一直没有解决,这次不解决是不会回去的。之后,在场的鹤壁访民看到,赵秀山非常生气地离开了马家楼救济中心。

赵秀山离开时生气的表情,让王桃梅他们觉得不安。赵肯定会回来。而按照马家楼救济中心的规定,当天进驻的访民实行“只准进、不准出”的管理办法;除非有所在地信访干部来马家楼接走上访者,否则,所有访民必须在救济中心过夜,待到次日清晨,才可离开。——这意味着,巩进军、王桃梅等人,只能在这里等赵秀山带人回来,“束手就擒”。

戴丽娟回忆,是巩进军最早向他们分析了赵秀山肯定会回来的可能,并建议大家想脱身之计。“巩进军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,他有主见,经常在马家楼里帮助其他访民。” 戴丽娟说。

巩进军首先是建议腿部有残疾的程俊青装病,然后拨打急救电话将其送出了马家楼。医生赶在赵秀山到来之前,接走了程俊青。贾素平和王桃梅则顺势藏进了女厕所。


2013年11月14日晚,九点刚过。赵秀山果然回来了。这一次他带来了十多个青年。巩进军寡不敌众,王卫华束手就擒。而躲在女厕里的贾素平、王桃梅也很快被找到了。然后,四个人被一块架出了马家楼救济中心。

北京人李开心是一家访民们维权组织的义工,因为老家是河南许昌的,她格外关注河南访民,每周她都会到马家楼河南厅里调查、统计被截访的截访者打过的访民。当晚她恰好目睹了巩进军等人被“截访者”抬走的经过。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混乱中,就听到有人喊“轻点、轻点”。

戴丽娟看到巩进军最终被一路拖走,脚上的新皮鞋不再蹬踏了。她听到巩进军愤怒地说:“今晚如果截访者再敢抬我、打我,我非要和他们拼命。”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